資訊中心
熱門資訊更多...
2008年度深圳市政府投資工程預選承包商名錄 點擊18725次
2014年端午節放假通知 點擊18449次
熱烈慶祝深圳市聯盛多美文化創意有限公司辦公室裝飾工程簽約! 點擊13371次
熱烈慶祝上海芯圣電子(深圳)有限公司辦公室裝飾工程簽約! 點擊12806次
深圳鼎泰建筑裝飾工程有限公司經營范圍 點擊12558次
熱烈祝賀鼎泰裝飾成為深圳市山東商會理事單位 點擊12285次
五一勞動節搞笑短信祝福語(2) 點擊11677次
為什么向分項承包單位收取管理費? 點擊11605次
項目經理在工程中的作用和責任是什么? 點擊11573次
裝修工藝之地面施工 點擊11359次
辦公室裝修污染處理技術及方法 點擊11254次
論綜合評標法與公示評標法之利弊 點擊11086次
裝修完后,要空置多長時間? 點擊11000次
為什么一定要先去現場觀測,鼎泰的報價是如何編制的? 點擊10956次
為什么物業管理部門收取的裝修押金,及相關城管,城建部門收取的費用由我方支付? 點擊10868次
公司組織第四季度設計與施工研討會 點擊10810次
裝飾裝修工廠廠房裝修3大建議 點擊10424次
鼎泰裝飾榮獲創新杯2010中國建筑裝飾創新實力百強企業! 點擊10410次
熱烈祝賀鼎泰裝飾承接惠州市龍鼎盛電力科技辦公大樓裝修工程! 點擊10276次
空調制冷量該怎么計算? 點擊10156次
鼎泰裝飾 - 資訊中心
千年古寺方丈娶嬌妻
時間:2012-8-16 9:38:34  閱讀:4047次

  “云南昆明筇竹寺方丈清賢大和尚——突然還俗結婚了?!?/P>

  ——2012年7月7日,記者抵達筇竹寺,網絡上的一片嘩然似乎并未打破它的寧靜,唯一打破靜謐的是寺院的擴建工程:寺院后面的院落中堆滿了沙石材料,架著大片的鋼架,兩個工人正慢悠悠地踩在上面壘磚……

  這座修建于唐貞觀年間的莊嚴古剎,顯然與一個橫空出世的愛情故事并不兼容,即便在世人的八卦心態中,它似乎還夾帶點“不負如來不負卿”的浪漫。

  只是,故事最終隨著一則出現于6月18日的網帖而變了味,走了形。

  在這則名為《云南昆明筇竹寺方丈清賢還俗完婚》的網帖中,發帖人跳過了清賢“抵擋不住愛情誘惑”這一主題,直接指責他欺壓恩師明道,并利用寺院謀取私利。同時發布的一篇《師父!您在哪里?》文中,一名自稱“清心”的和尚引用筇竹寺修觀法師、劉居士、江居士等人的話,控訴清賢濫用職權、行為不端,并呼吁原方丈明道法師重掌筇竹寺。

  ——這究竟是怎么回事?記者輾轉聯系到了事件中提到的各方人士,雙方態度迥然。顯然,筇竹寺方丈還俗結婚的背后,遠非一條花邊新聞這么簡單。

  出世與入世,商業化與世俗觀念的沖突,在名寺上市的一片嘩然之后,“方丈還俗結婚”再度引爆輿論。

  方丈還俗結婚了

  時間回到一個月前。2012年6月初的一天,筇竹寺的僧眾突然接到通知,說清賢方丈要開會。

  “我要休養一段時間?!鼻遒t站在僧眾面前,嚴肅地宣布,“你們就在這里各就各位,履行好各人的工作,如果有什么情況,你們不能解決的事情,就打電話給我。我過幾天就回來?!?/P>

  起初,大家都以為他是要去哪里游歷。其他寺廟的邀請、佛教界的活動等等,對于一個古寺方丈來說,這并不鮮見。

  只是幾天之后的6月9日,清賢向昆明市佛教協會遞交了辭呈、接著還要結婚的消息傳回了筇竹寺,僧人們始料未及。

  “我還是第一次聽說方丈還俗結婚的?!蹦壳绑讨袼轮凶钅觊L的老法師修觀如此說。他已屆90高齡,輩份比清賢大兩輩。

  緊接著,有人嘗試給清賢打電話,發現其號碼已經停用。自此,外界再無人能聯系上他。

  同一時間,一個電話打到了距此130多公里之外的曲靖市彌陀寺。

  在彌陀寺,居住著筇竹寺的前任方丈,現在的筇竹寺法主和尚——95歲高齡的明道法師。他是清賢的師父。因為之前生病造成聽覺不靈,明道的弟子代他接了電話。

  “清賢還俗了,你們趕快回去(筇竹寺)!”打來電話的是清賢的一個親戚,姓劉。他還說,6月17日清賢會在昆明大觀船泊酒店大廳三樓擺席結婚,“他找的是一個做玉石生意、年僅26歲、姓晏的女老板?!?/P>

  清賢俗家姓周。經當地媒體求證,6月17日確有一周姓人士在大觀船泊酒店舉行婚禮。第二天,控訴帖便在網絡上傳播開來,同時發布了清賢還俗前的照片和幾張婚禮現場照片。

  從這些照片來看,身穿深色套裝的新郎和穿著白色婚紗的漂亮新娘一同迎客敬酒,春風滿面,喜氣洋洋。

  ——筇竹寺就這樣意外地進入了公眾視野。

  明道堅持“農禪并重”,清賢對“入世”毫不避諱,兩種觀念,造就了兩個完全不同的筇竹寺。

  兩個筇竹寺

  筇竹寺位于云南省昆明市西北郊的玉案山上,距市區約18公里。在1984年落實宗教政策后,筇竹寺被列為全國首批開放的漢傳佛教寺院,現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據說,筇竹寺在開放時幾近損毀,“通過幾任方丈的工作——或說經營也成,得到了改善?!崩ッ魇蟹饏f的工作人員說。

  但實際上自1984年以來,筇竹寺的方丈至今僅有兩任。

  自幼出家的明道于1945年在筇竹寺落發,后在云南省多個寺院任職,1990年,他成為筇竹寺解放后的首任方丈。

  “農禪并重”,是明道多年來所延續的筇竹寺法脈主線?!拔母飼r老和尚靠著這條線救了筇竹寺大小僧眾的命?!蹦壳案S在明道身邊的弟子清旭說。

  另一個清字輩弟子也證實了筇竹寺“自給自足”的傳統。明道通常要求弟子們自己經營齋堂、耕作土地、舉辦法事,連“開展社會服務創收”都是一句頗為邊緣化的用語。

  明道的功績更多還體現在重修筇竹寺上。如今在筇竹寺華嚴閣前的一塊石碑上,還能看到1989年重建華嚴閣的記述,落款處寫著“住持僧明道”。

  修觀老法師現居住在筇竹寺華嚴閣右側的二樓禪房中,他指著華嚴閣說:“除了這個,還有大殿、兩個四合院,都是明道修的?!彼傅氖?992年至1994年前后,明道主持重修筇竹寺大殿等工程。

  如今得見的筇竹寺主要建筑,多為明道所主持重修。但本文開篇處記者所見的擴建工程,據筇竹寺僧人介紹,則是由清賢一手操辦。

  當地媒體的報道稱:“1997年,明道方丈突然將筇竹寺各項事務交給年輕弟子清賢管理。80多歲高齡的明道退居方丈席位后,任法主和尚,隨后被封為寺院農業生產組長,但生產組成員僅僅他一個人,任務是開荒種地?!?/P>

  據記者了解,清賢是曲靖市三寶鎮陶家屯村人,幼時家中貧寒且患有癲癇。1986年左右其母送他到筇竹寺出家,成為明道的徒弟。

  清賢時代的筇竹寺,風貌為之一改,商業味日漸濃厚。

  齋堂、寺廟院落被承包出租,向游客開放營業;原筇竹寺的勞作農場,一片被叫作“大壩子”的土地也被租了出去“搞農家樂,和開發商搞項目?!?/P>

  明道的弟子清醒告訴記者,據他所知,大壩子承包給當地老板的租金是50萬元,還有一個逾5000萬元的工程項目。

  出筇竹寺后門左轉,約五六分鐘的路程就可以走到大壩子。記者在那里看到,“筇竹寺接引殿工程”正在施工,旁邊的一個展板上寫著相關介紹:“曼陀羅地宮……一期工程的主體為近4000平米的地宮,地宮下深5米,地宮上豎立9.9米高的花崗巖觀世音菩薩像……筇竹寺清賢法師特邀請十方信眾在菩薩像下的地宮基座認購供養觀音平安寶瓶?!?/P>

  盡管清賢現在已經還俗,但據守門的保安說,此工程還是會在今年8、9月左右完工。

  禪宗自古不避世,但“方丈富豪”的出現,顯然比“上市”更加刺痛了世人的常識底線。

  “方丈富豪”是與非

  清賢對入世的毫不避諱,在明道一方看來,是極度荒唐的。

  比如,清賢把佛門的土地租給農家樂做垂釣場、殺雞宰羊等,“這是殺生,這是佛家大忌??!”

  據明道的弟子清恒說,清賢對明道的“農禪并重”很是不屑?!耙郧按痉ǚ◣?云南省佛協副會長)的弟子親耳聽到清賢形容明道是‘云南省的生產隊長’?!?/P>

  “1997年,清賢當家時,師父轉給了清賢120萬元的寺院功德款,他轉身就買了一臺50萬元的豐田車?!鼻搴阏f,此車目前在曲靖市金蓮寺,是清賢送給了他的徒弟凈山?!澳擒嚧蠹叶颊J得?!?/P>

  接著,他還“買了一百多萬元的大奔?!本W帖照片中也展示了一輛車牌為“云A208YK”的奔馳轎車。

  很多人由此猜測,清賢是賺夠了錢,“激流勇退”。據說清賢很擅結交,連跑市區與玉案山公交線路的司機都知道:“近年常常有幾百萬元資產的大老板上筇竹寺去?!痹偌由纤略洪T票、齋堂和大壩子的租金,以及數千萬元的工程,人們很難相信清賢走時“不帶一片云彩”。

  司機和售票員,甚至其他不相識的乘客,都異口同聲地向記者強調:“方丈都很有錢”。

  “現在都說這個方丈(指清賢)有錢,但其實這是合理的,比如說你是信眾,你來看望方丈了,你要供養方丈,給一百、五百元,那就是給方丈的?!崩ッ魇蟹饏f的工作人員說,但他也強調,這些錢通常都會用于寺院修建:“修個大殿一下就是幾百萬元,錢都是從這里來的?!?/P>

  同時寺院的日常維護、各種社會活動,包括慈善捐助等,也是一筆不小的開支?!爸霸颇细珊?,各寺院都積極捐助,筇竹寺也捐了幾十萬元,這些都來自功德款?!?/P>

  該人員還介紹說,寺院的會計都有會計資質要求,一切按法律法規辦事?!氨热缯f開功德箱,要三個人,方丈、出納、保衛人員等,清點入庫,這是寺院的財產。要做賬上,清清楚楚的。每個寺院在銀行中都有自己的賬戶?!?/P>

  但按明道弟子的說法,清賢似乎越線了。據清醒說,清賢任方丈時,還兼任了當家,而副當家是他的弟子凈遠;寺里的會計由市宗教局分派,當時寺里的出納姓謝,是清賢的親外甥。

  無獨有偶,云南省另一位“方丈富豪”——玉溪市靈照寺方丈釋永修也因400多萬元的遺產爭奪案而被寺院控訴:“釋永修在寺院方丈、會計、出納和管委會主任4種職務一肩挑,無視國家宗教法及市區兩級民宗局對財務管理的三令五申,多年來把寺院的社會捐款等經濟來源以個人名義存在自己名下?!?/P>

  但兩者都尚未有定論。

  值得注意的是,筇竹寺一位清字輩弟子并不懷念明道時期的經營方式。這名弟子出家時最早就在齋堂煮飯,但那時候齋堂經營起來很不順利。僧人們不會做生意,把進貨的工作交給外人,那些人常常吃回扣,也沒辦法管理。

  他認為,把齋堂租出去對僧人們也不無好處:“不用操心做生意了,有更多的時間學習、念經?!?/P>

  年輕方丈走得干脆利落,老和尚又想留不能留,未來究竟誰主筇竹寺?

  未了局

  2012年6月10日,即清賢還俗后的第二天,明道與十來個弟子一起,回到了他闊別13年的筇竹寺。

  下午三時,瓢潑大雨沒能阻擋明道上山,但在山門處,昆明市佛協的人卻把他們攔了下來。

  據跟隨明道上山的弟子清旭說,昆明市佛教協會副會長李淑芬當場指責明道的隨行人眾,要他們趕快離開:“不要來添亂子!這些事情與老和尚(指明道)沒關系!”

  隨行弟子反駁道:“徒弟還俗,師父有責任。法主和尚回來看看都不行嗎?”

  在明道及隨行眾人的強烈要求下,明道在方丈室住了一晚,但只留下了4個弟子,清旭跟著師父在方丈室的沙發上湊合了一晚,“隨時都有人像防賊一樣監視我們,他們還鎖門、斷水,就想趕我們走?!?/P>

  難捱的一晚終于過去。第二天,昆明市宗教局、市佛協開會討論清賢還俗后續事宜,明道一直不被允許進入會場?!八麄兘辛司?、保安和一些居士圍著會場,不讓我們進去?!鼻逍窕貞浾f,“他們還說,‘誰鬧事就關誰’?!?/P>

  會議一直持續到中午。用完午飯,明道終于得見昆明市佛協會長心明,但卻被帶到了筇竹寺后門,據明道弟子所述,心明措辭嚴厲地讓明道及隨行人員離開,并強行令明道上車,將之送走。

  筇竹寺的一位僧人稱,他聽曾在現場的師兄弟說:“確實發生了口角,不過是市佛協和明道的隨行人員之間發生的?!毙抻^則稱,明道的弟子本要他站出來講話,但“又不開會,講不著?!?/P>

  昆明市佛協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員一再向記者強調:“還俗結婚是清賢的個人行為,且教內有“還俗不留”的教制。其他所有一切都是遵循現有法律法規的?!?/P>

  但明道的弟子們卻都憤怒難平,清旭、清恒、清醒等數人都強調網帖的內容“絕對真實”,并說從1999年開始“明道被逼下山,在外輾轉13年之久?!边B方丈之位都是在2006年才“不得已”讓給清賢。

  對于明道1999年離開筇竹寺的原因,還有人隱晦地提出,當年“有人要筇竹寺‘搞收入’,老和尚不想擔這個因果?!钡巳瞬豢蠈Υ思氄?;另有一說法是“因寺內大火,老方丈請辭?!辈贿^,記者并未查詢到上世紀90年代筇竹寺失火的相關信息。

  記者嘗試多方求證,但昆明市佛協對此沒有回應,筇竹寺的辦公室電話則一直無人接聽,而云南省佛教協會副會長淳法、崇化的弟子都向記者表示:“師父正在外做法事,無法接受采訪?!?/P>

  不久前,筇竹寺召開了會議,宣布由清賢的弟子,原筇竹寺副當家凈遠任當家,方丈一位仍然空缺。

  昆明市佛教協會針對清賢還俗一事發布了一個情況說明,稱清賢“在社會上的一切活動均屬個人行為?!辈ⅰ俺闪⒘恕讨袼逻^渡期管理領導小組’……此項工作得到上級行政主管部門的批復同意?!?/P>

  關于接任方丈一事,則表示“筇竹寺住持的選任,昆明市佛教協會將按中國佛教協會《漢傳佛教寺院住持任職辦法》、國家宗教局《宗教活動場所主要教職任職備案辦法》以及佛教教義教規辦理?!?/P>

  當記者向昆明市佛教協會的工作人員詢問是否會在決定方丈人選后予以公示時,該工作人員稱昆明市佛協不會對此事再作任何聲明。他說,“清賢處理還俗時的一些做法有不妥”,但發布網帖的人,“想法不一樣,目的也不一樣”,昆明市佛協“不會回應?!?/P>

  世間安得雙全法?

  記者在云南曲靖市彌陀寺見到明道法師時,他正在寫一幅字,巨大的“禪”字位于正中,蒼勁有力。這幅字出自一位95歲高齡的老人,足叫人贊嘆。

  明道在昆明佛教界,應當是有一定地位的。他曾在云南西山華寺任副當家、圓通(微博)寺任當家等,管理過許多大寺院。如今在中國佛教協會的官方網站上,還能看到理事會咨議委員會委員名單中,有云南省明道的名字。

  1999年,明道離開了筇竹寺,留居于云南省佛協所在地圓通寺8年之久。2008年,明道又離開圓通寺,到彌陀寺長居至今。

  在彌陀寺大殿的外墻上,記者看到:“(明道)將晚年積蓄全部用于彌陀寺重建?!倍窭虾蜕芯途幼≡谶@個不大的寺院中,每日寫字、打坐、念經。弟子們說他:“心里清明極了?!?/P>

  由于1999年的一場膽結石手術,明道法師的聽覺受到了極大的損壞,但在聽清記者大聲重復的“筇竹寺”三字時,他立即回答:“要回去??!”

  目前看來,這個心愿似乎仍然遙遙無期。

  另一邊,記者在筇竹寺拜會了一位年輕僧人,他說清賢方丈還俗之后,筇竹寺僧眾生活如常:“我們現在跟方丈在的時候一樣,除了早晚課,都各自守著崗位,各學各的,看光碟、看電視學習佛法?!痹趩柤澳姆N環境更利于他修行時,他卻談到了筇竹寺的過去:“之前的大和尚都特別厲害,他可以主持佛法,也可以搞建設。像許多年前的戒塵大和尚,都不得了的,多少人都來聽他講經,那些人排隊一直排到山腳下?!?/P>

  言辭之間,止不住的向往之情。

  一個修得“雙全法”的高僧,又豈會只是佛門人士的向往。

  世俗社會對禪與商的界限并不寬容,所以每每佛教名寺“上市”都硝煙彌漫。

  而商業化寺院的“CEO”——方丈,則更是時常站在世俗觀念與佛教商業化沖突的中心。少林寺(微博)方丈釋永信一直身處輿論漩渦;筇竹寺方丈清賢還俗結婚后,人們議論的重心也離不開他“人財兩得”;而日前靈照寺方丈釋永修遺產案,雖尚未得出審判結果,但仍然刺痛了世人的常識底線。

  盡管現代社會,僧人們也面臨著生存與競爭的商業命題,同時世人更要求其當“不負信徒”—— 他們不惜千金,只求高僧對自己的欲望訴求足夠“靈驗”。

  處身權錢奔騰的商業社會,最基本的底線當然應是“不負如來”。

  連近日紅透網絡的延參法師都自微博表態:“大家去山水間朝拜心靈的家園,結果都成了去參觀一個個上市公司。道德的悲哀?!泵碌陌l展與傳統觀念的桎梏似乎終難兩全,但個中標準,孰對孰錯,又豈能一語道破?

-- 返回 --